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香港 >

今天晚上开什么码香港

地下“六合彩”如蛭吸血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6-28

  高达1∶40的赔率滋长着一夜暴富的梦想,而“十赌九归庄”的现实又如水蛭般吸干参赌者的钱财……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活动肆虐之处如“蝗虫过境”,地方经济、社会受到不小的冲击。

  记者近日在江西“彩祸”一度最为严重的修水县调查发现,当地通过重奖举报、严惩参赌等措施,使曾经“买码”成风的现象得到遏制,然而却时有反弹。

  购买地下“六合彩”俗称“买码”,由于最高赔率可达1∶40,具有很强的诱惑力。地下“六合彩”泛滥往往造成当地参与者有工不做、有农不务,一些群众因为痴迷“买码”,直到倾家荡产仍然执迷不悟。

  修水县地处湘、鄂、赣三省交界,是江西省面积最大的县。2003年4月,地下“六合彩”传入后逐渐蔓延,最终发展为江西省内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最为严重的一个县。

  修水县一位姓胡的客车司机说,他妻子的哥哥原本在浙江温州打工,并在修水老家置办了房产准备结婚,但2004年迷上地下“六合彩”后,房子卖了,老婆也没娶成,还欠了一身债。“正因为曾经中过一次赢了十来万元,才越陷越深,但最后还是血本无归。”他说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地下“六合彩”猖獗之时,修水县甚至出现以乡村干部为主的少数党员干部参赌现象,其反面带头作用加剧了地下“六合彩”泛滥。一些农民认为,乡村干部就是“父母官”,乡村干部的参与让他们对地下“六合彩”更加深信不疑。

  “地下‘六合彩’最猖獗时期,全县银行存款增加额一个月内锐减了1000多万元。”修水县政法委书记徐修武说。

  据人民银行修水县支行统计,2003年全县储蓄额比上年增加2.7亿多元,2004年增加额仅为1.69亿元。短短一年之内,储蓄增加额竟锐减了1亿余元,这一状况直到2006年以后才开始改变。

  修水县公安局副局长冷德荣说,“买码”高峰期一度出现“出码”时段手机严重拥堵打不通电话、银行储蓄增加额急剧下滑、服务业等第三产业持续萧条的局面。

  江西省公安厅提供的数据显示,2001年下半年,江西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活动首先在赣南少数地方出现;2003年下半年,赣州、上饶、九江、吉安、宜春5个设区市的16个县(市、区)、40个乡镇发现地下“六合彩”;2004年,地下“六合彩”继续蔓延至景德镇,面积扩大至6个设区市的26个县(市、区)、95个乡镇。仅2004年,全省就查处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案件近2000起,处理涉案人员3000多人。

  张晓明是修水县一家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,为了实现“发财梦”,2004年在朋友的怂恿下,花了20元钱“买码”,没想到转眼竟翻了40倍。第一次的“成功”让张晓明欣喜若狂。

  “从这以后,我就像中了邪一样,直到把家里仅有的1万多元钱都赔进去为止。”2005年,已身无分文的张晓明通过朋友介绍,开始为庄家“写单”,从其他“码民”身上赚取手续费。

  “‘十赌九归庄’,地下‘六合彩’实质上是骗局。”直到为“庄家”写单后,张晓明才慢慢明白了其中的“奥秘”。张晓明说,“码民”买码分买“单双”、“生肖”、“大小”等六七种方式,但无论你怎么买,“码民”的钱最终会进“庄家”腰包。

  “一旦有人中奖,庄家就会大肆宣扬,极力鼓动别人‘买码’,而绝大多数亏得血本无归的人,只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。”张晓明说,每一期“六合彩” “出码”前,“庄家”都会散布各种“内部消息”,透露“什么号码能中”等等,但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比如鼓动大家买“单”,结果开出来偏偏是“双”。

  2006年4月,张晓明因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。张晓明说,他现在经常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亲戚朋友、街坊邻居,让他们别再掉入地下“六合彩”的骗局。

  修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余耀星说,“庄家”一般在异地幕后操纵,“出码”前通过《六合字典》、《梅花宝典》等各种码书和热线个地区发布为中奖“内部消息”,其中必有一个地区的“码民”中奖,结果中了的从此对庄家的消息深信不疑;没中的在自认倒霉之余,反而更加痴迷地投入。

  地下“六合彩”传入不久,修水县的打击行动就随即展开,然而受各种因素的影响,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活动一度此消彼长,甚至出现“打击—反弹—再打击”的怪圈。

  为此,修水县决定从部分基层党员干部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参与地下“六合彩”活动的现象入手,纠正歪风。2004年、2005年,修水县委、县政府连续下发《关于在全县行政事业单位中开展禁赌专项斗争的工作意见》,严厉查处党员干部参与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,并规定党员干部配偶及共同生活的子女参与赌博的,比照其本人参赌给予相应处理;存在包庇行为的,视同本人参赌,从严处罚。与此同时,修水县纪委对村级党员干部参赌的查处也加大了力度。据统计,2004年至2006年,修水县纪委共对43名党员干部进行了党纪处分。

  “全县2005年因参与‘六合彩’赌博受到处分的党员干部人数,占整个九江市处分干部人数的1/4。”修水县纪委副书记夏令说。

  修水县人民法院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六条的规定,对地下“六合彩”活动中涉案额巨大的犯罪分子以非法经营罪予以量刑。2006年9月25日,修水县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第一大案的主犯、原修水县林业局稽查员肖劲松,因一年内圈走当地百姓800多万元,被修水县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。

  “赌博罪量刑最高不超过3年,非法经营罪则最高可判15年。”修水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李修宁说,这是修水县第一起以非法经营罪判决的地下“六合彩”案件,改变了过去以赌博罪判决量刑过轻的局面,在当地产生了震动,对地下“六合彩”犯罪起到了震慑作用。

  在严肃处理参赌党员干部的同时,修水县还采取了重奖举报措施:凡举报“庄家”的奖3000元,举报“写单”人员的奖1500元,举报其他参赌人员的奖500元。

  “全民参赌的局面已经得到改观,居民储蓄存款增长幅度趋于正常,县域经济已经走出困境。但‘毒瘤’尚未根除,反弹危险仍在。”徐修武说。

  他说,在严厉的打击下,地下“六合彩”活动方式日趋隐蔽。赌博活动从公开转入地下,从集中转向分散,从固定地点操作转为流动交易,从当面投注填码转为电话报单,增加了打击和调查取证的难度。跨地域特点日益明显。幕后的“庄家”往往潜伏在异地遥控操纵,使各地的“六合彩”赌博活动互相“串联”。

  徐修武认为,要避免地下“六合彩”活动向其他地方蔓延,除各地互通信息、协同打击外,如何丰富农民精神文化生活、如何规范公彩发售引导群众合法买彩,值得认真研究。